快捷搜索:

用一生的时间去表白 爱你等于爱上眼泪 胡伟红等

女孩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男孩没有躲开,等待着女孩报复的一巴掌。许久,女孩张开手,一只创可贴! 那是高一刚开学的第一天,班的教室里静极了,老师正在讲台上点名:“接下来是……李景言!”瞬间,从教室的两个不同的角落里发出同一个字音“到!”顿时引起教室里一阵哄笑,老师赶忙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两个李景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和一个瘦弱无骨的女孩子,不禁问道:“你们两个都叫李景言?”男孩昂起头轻蔑地瞟了一眼女孩,高傲地说:“是的老师,我叫李景言,可我不知道她是否也真的叫李景言!”老师温柔地看着女孩,问道:“你也叫李景言吗?”女孩只是想看一眼这个和自己同名的男孩,迎来的却是男孩冰冷的眼神,她轻颤了一下,小声地回答:“是的老师,我叫李景言。”老师笑了笑示意让他们坐下,男孩有些气急败坏地狠狠地瞪了女孩一眼,女孩则一直沉默不语。 “嗨,兄弟,你怎么起个女生名字?不会是你老爸想女儿想疯了吧,哈哈……”同桌的男生调侃地和男孩说,男孩不等对方笑完,快而狠的拳头早已回赠给对方了。先前还像吃了笑药的男生,此刻已变得老老实实的。而这一切被女孩默默地看在眼里。从此女孩无数次地在笔记本上写下“李景言”这个名字,她迷惑了,此刻这个名字是她自己,还是那个男孩的名字呢?那个让她心痛却又心动的冰冷眼神,再次浮现了。 在班里男孩的成绩十分优秀,而且也是长得最英俊的,可男孩天生就十分高傲,这使许多追求他的女生屡屡失败。而女孩只有语文成绩最好,尤其是作文,但长得并不出众,是那种不仔细看,就不会在人群中发现的普通人。男孩一直都嫉恨女孩,恨她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名字一样,这样会让他感到难堪! 清晨,男孩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正吃力地拎着沉重的书包走着的女孩。这时,男孩邪邪地一笑,一个有点“邪恶”的念头浮现在男孩脑中,于是他快速地向女孩跑去,与她“擦肩”而过。顿时,女孩的身体因为剧烈的碰撞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上,书散了一地,白皙的膝盖上擦出了一块扎眼的红。没有人帮助她。就在男孩幸灾乐祸的时候,却因脚下一滑,让路边的铁丝网划破了手掌心,鲜红的血流出来。他惊住了,这是“报应”吗?他回头看看女孩,女孩眼里闪着亮晶晶的泪光,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一只瘦弱的手伸出来,男孩没有躲开,等待着女孩报复的一巴掌。许久,女孩张开手,一只创可贴!看着女孩受伤的膝盖,手中的创可贴,男孩的心深深颤动着,他没有勇气再看女孩,扭头跑开了,不知是因为恨女孩的怜悯,还是恨自己的懦弱。 来到学校后,老师宣布了一件令全班震惊的事:让两个李景言一起去当图书管理员!原因是男孩成绩优秀,可以通过阅读增加知识面;女孩作文好,也可以继续提高写作水平,而且他们平时都很守纪律。就这样两人被安排到图书室里了。 中午,女孩没有回家。图书室静悄悄的,风从窗外吹来,女孩柔顺的长发在风中飘动,柔和的光照在她身上,勾画出和谐的轮廓,她微笑着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分宁静。在别人眼里,女孩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没有人知道她一直在压抑自己。只有在没人的时候她才会露出微笑,没有人见过她笑,当然也没有人告诉她,她笑起来真的很美丽。然而这一切却又被躲在书架后看书的男孩看在眼里。男孩惊住了,他不知道女孩竟如此美丽!想着早上对女孩做出的事情,手掌上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此刻,男孩沉默了,真正痛的是他的手掌吗?还是……他的心? 其实女孩自开学那天点名时,就被男孩深深地吸引了,但她看得出男孩是个极高傲的人,他又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这样普通的女孩呢?女孩每天都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名字的男孩,靠在书架旁读书,用笔在书上做下标记,和他那在不经意间露出的浅浅的微笑。女孩觉得多看男孩一眼就会多爱他一点,男孩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让女孩的心变得暖暖的。女孩觉得男孩就像太阳,时刻放射着光芒。而自己就像是一棵无语的向日葵,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感觉上那么近,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生活本来就是平淡的,他们之间一直都保持沉默,没有任何语言。女孩不敢再多奢望什么,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时间是一个魔法师,三年的时间在他的咒语下一晃而过。毕业了,男孩去了东京,而女孩留在了故乡。女孩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十一月男孩走的那天,天空下起了久违的雪花,女孩静静地站在月台上,看着男孩上了车,她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要自己哭出来,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车开动了,女孩低下头,转身哭着走了。突然,从车窗里探出一张熟悉的面孔,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默默地挥手道别。女孩的眼泪、男孩的伤心交织在这个冬天,化做漫天的雪花,留在月台上空悄悄地飞舞着、飞舞着…… 女孩是个怀旧的人,两年后的她,一个人又回到母校,当老师再看到她时竟显得异常激动。女孩长大了,比起当年,她成熟了许多,长长的头发剪短了,仅能披住肩头,却又不失独立的个性,只能说是生话改变了当年那个柔弱的她。 “景言……你还记得那个和你同名的男孩吗?”女孩心里一阵悸动,淡淡地点了点头,老师微微叹息的说:“他死了……”女孩听了,心里又是一惊,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在东京时,有一次去山上的学校参观,返回的途中,天忽然下起了雪,路很滑,由于司机一时疏忽,整个车滑出车道,翻进了山谷。听说在那辆车上,没有人生还……”女孩听不下去了,她不愿这是事实。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自己可以忘记男孩,但是她错了,其实男孩一直都在自己心中,从不曾离去!女孩捂着脸跑出办公室。老师看着女孩的背影摇摇头,淡淡地叹息着。 女孩哭着奔向图书室,她似乎感到男孩就在图书室。然而现在的图书室里正挤满了高一的新生,女生们在一堆堆旧书中找着什么。突然,一群女生围了过来,高兴的问她:“你是李景言学姐吗?”女孩抑制住心里的痛苦,微笑地点点头说:“是的,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较高的女生说:“真的?!那这些全都是写给你的了!”说着,她示意别的女生把旧书搬过来,翻开每本书的最后一页,都写着字: 景言: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的心里又泛起我们在一起的波澜。 景言: 当我想你的时候,才知道那些不快乐的日子是因为没有你。 景言: 当我想你的时候,坚强的我也会因为失去你而滴下难得的泪花。 景言: 为何留下一片伤痛让我一个人来承受?为何两个人不能一起享受幸福? 景言: 为何不能去爱?离开吧!远去吧!我的唯一愿望——当我想你的时候,你也能想起我! …… 看着学妹们找出来的男孩的笔记,女孩呆住了,这些都是男孩给自己写的吗?不,不会的,他是绝不会喜欢上自己这样的平凡女生的!女孩柔和地说:“你们误会了,这些不是给我写的,这只是以前的一个和我同名的同学,给他自己写的,来作为给他自己的鼓励。所以,我并不是这上面提到的‘景言’。”学妹们失望地看着她说:“我们现在正在搜集这些写在书后的笔记,就是希望把这些笔记交给笔者想要交给的人,我们以为会是你……”女孩听了,干涩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其实她也好希望那些话都是男孩写给她的,因为女孩认为自己永远都只是那棵只能远远看着太阳,却无法靠近的向日葵。 第二天清晨,薄雾还透着凉意,女孩听到院子里一阵吵闹。打开门,是昨天的那几个女生。女孩惊奇地问她们:“你们……有事吗?”几个女生神秘地打开各自的书包,把搜集到的笔记交给女孩。女孩百思不解地说:“不是告诉你们,那个人不是我了吗?怎么还给我?”带头的女生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纸,小心翼翼地展开,指着纸上画的长发女生问女孩:“昨天你走后,我们发现了这张相。学姐,难道这个女孩不是你吗?”顷刻,女孩愣住了,纸上所画的正是高中时的她!画上的女孩长长的头发随风飘着,窗外的阳光照着她,柔和而恬静。 女孩捧着那幅画,手有些颤抖了,眼里又涌出了泪水,忽然她发现了在画上隐藏着的一行模糊的字迹: 喜欢你却说不出,假如有一天你看到这幅画,就当是我迟到的告白吧…… 此时的女孩,不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她终于明白了,其实自己就是一棵向日葵,但太阳对她来说并不遥远,因为他的阳光时刻都普照着她,只是傻傻的向日葵一直都不曾明白。只能说他们从很久以前就彼此喜欢着对方,但当他们终于可以彼此面对时,得到的却是时间和命运留下的永久的遗憾……“抓住机会的是自己,放弃机会的也是自己!”这句话谁都懂,可真正做起来,却又是那么难……不是吗? 许久,女孩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抬起头,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在女孩身上,感觉暖暖的。恍惚中她似乎看到男孩正在微笑着向自己招手,泪水交织着微笑,女孩轻抚着自己的短发,一瞬间,女孩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从现在起她要再次留起久违的长发!是的,就是从现在起!

其实生活也是一场梦。

每当清晨从一个梦里醒来,又进入生活这个漫长的梦,而两个梦境恰恰是相反的。

如果一边是痛苦,另一边就是快乐。

男孩做过数不清的梦,每一个都很清晰,熟悉真实,直到他渐渐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梦。

时间久了,男孩开始知道,痛苦的是生活,快乐的就是梦。

但是痛苦的也可能是梦,但愿是吧。

每天放学六点半,男孩都会准时来到学校门口的自行车棚,推出爷爷那辆大28,这个时候就会遇到邻班的那个女孩。

原本男孩和女孩是同班同学,但是四年级的上学期,学校要加一门自愿参加的外语课,一学期五百块,男孩家里交不起,没办法只好和不参加的学生们一起被分到一个新班级。

从分开的那天开始,男孩和女孩由一个过道变成了三个班里的距离,也是每天放学后五点半到六点半的距离。

三三两两变成了一个人。

可是男孩不敢回家闹,爷爷在家经常卧床不起,父亲了无音讯,家里都是母亲一个人支撑着。这五百块不仅是距离,也是家里的一道槛。

所以渐渐的,放学后男孩都会先在操场踢球,然后再去自行车棚里静静等六点半的铃声。

“你怎么还没走?”第一次女孩很惊讶,一脸的好久不见。

“踢球。对了,外语课怎么样?”

女孩笑了:“外国老师好可爱,手舞足蹈的,而且还会说你好什么的,虽然不是很流利。”

男孩低下头,手里大28“嘎吱嘎吱”的。

这是男孩走过最漫长的路,女孩还是有说有笑,但是不是跟他讲,另外几个虽然几天前还是同学,转眼就像是陌生人。

无论气氛对男孩多么不利,他还是不愿意骑上自己那辆大28,因为这条路上至少还有女孩。

离开学校大门后的第七个路口,男孩数得很清楚,女孩家的大人正朝着这边招手,女孩一一告别,虽然没有忘掉男孩,但是男孩还是没说出那声再见,两只手紧紧攥着车把。

男孩记得很清楚,那天的天是通红的,太阳躲在西边的小山后面,羞答答的样子男孩觉得应该跟自己差不多。

那晚男孩做了一个梦,梦见和女孩一起上着外语课,外国老师用很奇怪语调在说“你好,你吃了吗?”,男孩和女孩一起笑着。

“这个外国老师好可爱啊。”

男孩学着老师的样子对女孩说:“你好,你中午吃的什么?”

女孩笑出的眼泪划下脸颊。

第二天早上起来,男孩觉得眼睛两侧的皮肤干干的,很不舒服。

四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男孩考了全班倒数第三,期末家长会那天,男孩孤零零的坐在板凳上,班上其他的同学都和自己家的大人坐在一起。

倒数第一在他的右前方四个座位,老师说成绩问题的时候,男孩看见那个大人一边拿着成绩单,一边很认真的做着笔记,男孩想笑,觉得这一家晚上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可是摸着旁边的空板凳,男孩笑不出来。。

家长会结束,男孩被老师留下来。

家长们蜂蛹的聚在老师身边问这问那,男孩则趴在窗边,今天没有人踢球,操场上没有一个人。

转眼间一个班又一个班走出校园,男孩还在等,他看向自行车棚的方向,他已经数不清从那里路过多少人了。

今天估计遇不到女孩了,女孩家的大人也会走过七个路口来开家长会,女孩也应该还是前三名。

“今天你妈妈怎么没来?”老师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个家长。

“妈妈去省城打工了,爷爷不方便。”

老师叹了口气,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说了两个多小时,嗓子干得不行。

“这次怎么考这么差?”

老师没有了平时的严厉,话语里透着温柔。

“不知道。”

男孩说话却很小心。

“期中家长会你妈妈跟我说让我平时好好看着你,说家里没人照顾你,她也顾不上你学习。”

老师顿了一下。

“你看你现在的成绩,我怎么跟你妈妈交代?”

老师的温柔就像是山间的早晨涌出的第一股清泉,甘甜解渴,却凉凉的。男孩使劲扣着左手的手心,让鼻子里刚刚的酸劲赶紧消退。

他低着头不敢看老师表情,从刚到这个班认识这个老师,严厉就刻在了他的心里,男孩不想见到另一副面孔的老师,那样就太矛盾了。

“你妈妈一个人带着你不容易,你爷爷身体也不好,你得好好学习报答他们。”

男孩咬着嘴唇,看着他脚上那双脏兮兮的足球鞋,心里祈求老师快说完,快点放他回家。

那天走到自行车棚还是六点半,但是后面的学校空空的,门卫老大爷举着一台老收音机喝着他的大壶茶水。

晚上男孩梦见他考了班里第三,而女孩是第一,老师花了很长的时间表扬女孩,却没有提起自己一个字。

女孩偷偷看了一眼男孩,吐了一下舌头,意思怎么还在说她,男孩知道被表扬的女孩很不情愿。

男孩对口型说道:“没事,坚持一会儿。”

这次男孩还是一个人开家长会,旁边的板凳空着,男孩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令人庆幸的事。

从学校往东一直走几十分钟是一条小河,小河不宽,两边也就几米的距离。这一片都是平房,附近人很少,河上有一座铁桥,叫彩虹桥。

男孩暑假都会来这里,这里河很清,而且里面有小鱼,有一次男孩还在附近的草丛里抓到过一只螳螂。

四年级要结束的最后一周里,男孩每天都会找各种借口路过女孩的班级。

男孩听同学说,这个暑假可能是在学校里最后一个暑假了。男孩的学校是五年制,五年级毕业就要上初中了,而下一次暑假就要从学校毕业了。

男孩想带着女孩去那个“秘密基地”。

所以男孩包了班里一周的值日,因为女孩班级旁边就是水房,那几天班级早中晚拖三遍地,节节下课擦黑板。

“你被罚值日了吗?”

终于女孩注意到了男孩,男孩点点头。

“你又犯了什么错误?”

本文由新2手机登录地址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一生的时间去表白 爱你等于爱上眼泪 胡伟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