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散文 | 刘春英:读《樱桃的故事》有感

图片 1在儿子两岁的时候,我就开始研究西方的素质教育,这有可能与我大学所学的专业有关。那时我最崇尚的是黄全逾先生的《素质教育在美国》。当时买到这本书的时候真是爱不释手,反复阅读,并积极做了读书笔记。结合自己在大学时所受到的那一丁点儿西方教育,我开始在孩子身上进行了有效的实施,在当时看来还真是大有收获。孩子的个性确实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与张扬,思维比较敏捷,其创造性也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发挥。我感觉我的付出没有付之东流,内心充满了满足与自豪。可是在儿子入小学测试时,一位老师给孩子进行了一道数学题的测试。此题极简单:10后面的数是几?儿子立刻回答:是J。当时在场的老师无不哈哈大笑,我也有点儿蒙。他为啥这样回答?孩子却一脸的无辜,说道:10后面就是J,你们笑什么?是的,孩子没错,但有些老师认为孩子的回答是牛唇不对马嘴,没按正常的套路出牌。而我那时认为这正是儿子创造性的体现。儿子在小学低年级时,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在老师的眼里是一个极不乖巧的孩子。我觉得我的教育出现了问题,所以我对孩子的教育进行了及时调整,到现在为止,已基本符合了我们中国式的那种传统教育。这里不能说我们的教育与教育者有问题。由于我们的国情不同、教育制度不同、教育的终极目标不同,所以对于受教育者的教学方式、教学态度及教学要求,也应有所不同。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要想使每一个孩子拥有健康的体魄,健全的人格以及优异的成绩,离不开我们这些教育者的健康的思想,积极地心态以及创新能力。我们应以发展的眼光来对待我们的工作,摈弃那些过时及浮躁的东西,吸收所有的新鲜血液,让孩子们拥有阳光般的心态,在愉快的气氛中学习与成长。相信我们的孩子们在不久的将来也会站立在世界皎皎者的舞台上。

“家长[微博]只有教育自己孩子的经验,而老师要面对的是几十个孩子”

上课有统一的坐姿、购买统一的文具、包统一的书皮、名字写在统一的位置、穿统一式样的舞蹈鞋、戴统一的小黄帽……刚刚开学,不少一年级新生的家长被这些事情烦恼着。

10月10日,本报刊登了一篇名为《6年后我将收获怎样一个孩子》的家长自述,把这些看似琐碎的家长个人烦恼变成公共话题。

人们普遍在问:学校进行这种整齐划一的要求有必要吗?这种整齐划一的教育是否会扼杀孩子的创造性?

“孩子的健康成长确实需要自由,但同时也要有规则。”复旦大学[微博]博士、教育学者付小平说,这一点在哪里都是适用的,即使在西方国家,也会对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提出很多统一化的要求,比如统一校服。

因为“在社会中,就不存在绝对的自由,总是要遵从一定的规则。这个规则的学习和遵从规则的习惯,就要从小学培养”。山东一位一年级班主任李丽(化名)老师说。

“家长只有教育自己孩子的经验,而老师要面对的是几十个孩子,是一种集体教育。”江苏省特级教师王栋生(笔名吴非)也说,一个班有40个孩子,如果每个孩子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坐着的话,这样的课堂是无法管理的。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我国人口众多,很多老师每一节课都要面对四五十个学生,有些学校甚至更多。“面对这么多的孩子,让老师还像家长那样时刻关注孩子的一举一动是不可能的。有很多看似枯燥古板的要求,那实在是为了降低工作量。”李丽老师说,“就拿写名字来说,很多老师往往一个上午只有一节课的空余时间,老师批改完作业再进行统计,然后再赶着上下面的课,如果每个孩子都随便写,那找名字真的就是一件痛苦的事。”

不少教育专家指出,对于小学低年级学生来说,习惯的培养比知识的传授更为重要。王栋生老师也介绍,“有时看着一些高中生,天赋很好却那么散漫,在替他们惋惜的同时,更加感到孩子最起始阶段教育的重要性。”

面对来自社会的很多责难之声,不少一线老师感到很委屈:“家长只看到孩子削好的、粗细一致的2H铅笔,在同样的书皮、同样的位置写的名字,却看不到孩子们的字体千差万别,看不到孩子们用铅笔写下的句子体现着自己思想的光芒和知识的积累。”

“我们最怕的是,有了标准化的本子就会有标准化的答案”

其实,让家长们纠结的不仅仅是那些标准化的学具。

云南的一年级学生家长陈女士说,最初她也为各种统一要求烦恼过,“不过,现在那些已经不重要了。真正的烦恼还在后头。”

“上周五儿子非说自己肚子疼,说什么也要让我给他请假,结果请了假之后,他什么事儿也没了,痛痛快快玩了一个周末,到了周日下午,他又开始说难受,求着我给他请假。”

刚开学时,虽然老师要求比较严,但是陈女士的儿子对新的学校充满好奇,觉得处处都好、处处都有意思,每天最盼望的事儿就是去上学。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孩子开始出现夜里睡得不踏实的现象了,这两天甚至哭醒两三回。

“孩子写作业的时间太长了。”陈女士说,其实,孩子的作业并不是很多,“他每天最怕写拼音作业,老师要求每一个拼音字母都要写成印刷体的那个样子,虽然作业量不大,但是每一笔写得都很慢,很晚才能写完作业。”

这才是家长的真正恐惧所在:“我害怕的是写在标准作业本上的标准答案。”

著有著名教育畅销书《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家庭教育专家尹建莉[微博]说,无处不在的标准答案确实是当前教育领域内的一个顽疾。

她听到一个初一的孩子这样说:“我一点儿也不发愁背《论语》,《论语》挺好背的,我发愁的是背《论语》的解释。”

原来,老师在考试的时候会严格按照书上的解释给分,学生在回答的时候必须跟书上的一模一样,哪怕只是多了“的”或“了”这些毫不影响语义的词语也不能得分。

本文由新2手机登录地址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 | 刘春英:读《樱桃的故事》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