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267章 猪肉宴会上的美女们 养个女儿做老婆(黄

第二天一早,安铁提前十分钟就到了报社。这些日子安铁似乎起点都比较早,以前睡懒觉的毛病改掉了不少。 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安铁的人生似乎走到了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很快就要到30岁了,男人一到30,整个感觉就会不一样。你现在29岁,跟人说的时候还可以模糊地说20多,但你要是到了30,虽然只差几个月一年,那感觉人生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安铁的内心其实是有那种隐隐的焦虑感的,连安铁都有这种想法,联想到白飞飞,都30出头了,一定有更多说不清的情绪,女人对于年龄一向比男人要敏感。 除了年龄的焦虑,还有结婚这个人生的大事也已经摆在了眼前。其实,安铁对于爱情和婚姻还是有许多期待的。人生与时候就跟做梦一样,本来因为婚姻对自己是遥远的,现在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到了眼前,自己也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不管是小说中还是电影里,大多数都表现的是女人对步入婚姻殿堂的向往,都说男人不想结婚。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男人一直被忽视了,男人对步入婚姻的殿堂其实也许比女人有更多的期望。男人在对婚姻期望的同时,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焦虑。在女人的幻想里,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就是婚姻,或者说就是爱情,换一种说法就是,女人对婚姻的幻想是与爱情联系在一起的,婚姻只是爱情的一个结果。 对男人来说,婚姻当然也会首先和爱情联系在一起,但男人对婚姻的期待远远不止于爱情,婚姻对男人还是一种成熟的标志,是男人在社会中寻找认同的一个坐标。就是说,结婚是一个男人成长、爱情、事业的一个中点,而对很多女人来说,结婚就是一个女人爱情、事业成长的终点。 婚姻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程度,和男人对婚姻的期待几乎被所有的人漠视了。 男人比女人成熟普遍要晚3年左右,没有结婚的男人,不管他多大年龄,永远都是小孩。男人一旦结婚,一切都会不同,从结婚开始,男人才会真正成年,男人的魅力才会真正显示出来,这一点,是许多女人都忽视了的,所以,许多结婚之后的女人才惊呼,男人婚前如何如何爱她,结婚之后完全变了。 所以才说,好女人是一所学校,在她手里,一个平庸的男人会变成一个优秀的男人。坏女人是一座地狱,在她手里,一个优秀的男人也会变成一个魔鬼。 总之就是,男人对婚姻的期待其实比女人要多。 安铁现在就是站在这样一个分水岭上,所以最近他有点睡不着觉了。因为他发现对即将到来的婚姻,他的期待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强烈,他更多的是迷茫和犹豫。 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即将到来的婚姻犹豫和迷茫,那么,他就是对这个将要和自己结婚的女人犹豫和迷茫。 安铁还有一个担忧,也是安铁最大的担忧,他结婚之后,瞳瞳怎么办? 虽然秦枫表示她们结婚之后,瞳瞳可以和他们一起生活,但实际情况是根本不可能。从秦枫和瞳瞳的相处来看,有很多问题,她们根本无法一起和平相处下去。时间一长,秦枫无法忍受,瞳瞳也不可能忍受。 瞳瞳的性格安铁其实很了解,别看这个丫头表面上温顺可人,可是性格却十分刚强,非常不容易改变。她刚来的时候,在对自己极其不利的情况下,瞳瞳都能把安铁搞得无可奈何,最后事事都得按照瞳瞳的意思去办,现在瞳瞳看起来比刚来的时候温柔乖巧很多,但从一些事情上看,这丫头的主意非常正,一旦自己决定做什么事情,从来都不犹豫,一个人的性格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进了办公室,发现刘芳也在,最近人们好像都勤快了很多,连刘芳也是经常早到,看来,盛夏一到,每个人的新陈代谢都快起来了。 “安公子,这几天都挺早的哈!”刘芳笑呵呵地说。 “刘总也早,你天天这么早,你们家小宝宝不流连你啊?”安铁说。 “怎么不啊,每天早上上班都拉着我的衣服不放,直哭,哭得我直难受?有什么办法?我容易吗我?”刘芳愁眉苦脸地苦笑着。 “是啊是啊,做女人难,做妈妈更难,做一个成功的女人和成功的妈妈难上加难啊!辛苦刘总了,呵呵。”安铁道。 “本来就是,那像你们小年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晕了都。”刘芳道。 “靠,你比我大多点啊,还你们小年轻,要不你这主编给我做吧,这样你就轻松了。嘿嘿。”安铁打趣道。 “给你就给你,我还干腻歪了,天天挨老马批斗,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让你做主编,天天让老马叫你去他办公室,一天批斗你一次。”刘芳道。 “还是算了,让你继续被批斗吧,我就在你手下呆着安全,呵呵。”安铁和刘芳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到中午的时候,安铁看了看表,已经到吃饭时间了,这时候陈红走了过来,大呼道:“哎呀,不得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工作着……工作着……” 陈红把头伸过来,安铁不理她,她就不停地重复着:“工作着……” 安铁故意不抬头,就让陈红一直在那里说,最后陈红终于不耐烦,一扭头,扔下一句:“懒得理你”就走了。 陈红刚离开,安铁就抬起头对陈红笑了笑,然后动作麻利地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冲陈红说了句:“吃饭去罗!”就走出了办公室。 安铁下了楼,从车库提出车,就奔天道公司而去。 到了天道公司,中午和大强、赵燕三个人一起吃了点饭,然后安铁下午就在天道公司和大强、赵燕三个人商量复赛的一些事宜。 赵燕一边和安铁、大强讨论,一边在笔记本上详细记录下活动复赛的一些细节,不时用手轻轻拂一下垂下来的头发,安铁看着赵燕,有点复杂地笑了笑,感觉对赵燕有些歉意。 赵燕见安铁看着自己,也对安铁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 赵燕是一个在工作中才会变得光彩照人的女人,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各种类型的女人在不同的场合才会散发出她独特的光彩,赵燕就是那种在工作中你才会感觉她妩媚动人的那种女人。 她在工作状态中才会让人心动,也是她最性感的状态,所谓性感,也就是她散发的那种让人兴奋的魅力。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秦枫来了一个电话,问安铁几点过去,安铁一看表已经快5点了,安铁说:“不是6点吗?你现在在哪?” 秦枫说:“我在滨城商厦主持‘贵人美食文化节’呢?” 安铁一人来了精神头,饶有兴趣地问:“什么‘贵人美食文化节’啊?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滨城商厦要搞什么‘贵人美食文化节’啊?还文化节,好大动静!” 安铁所在的报社广告部的周刊还包括商场这条线,就是说整个大连各类商场在这个报社里的广告宣传都归安铁所在的周刊负责,这样的商业信息一向掌握的非常周全。 秦枫一听安铁这么问,得意地说:“不知道吧,你以为整个城市的信息你尽在掌握啊,王贵的公司熟肉食品公司今天正式挂牌,就在滨城商厦搞了这个‘贵人美食文化节’,还是我给他策划的呢!王贵的公司不是叫富贵食品有限公司嘛!” “**!怎么没听你说过啊,我还以为就是新公司开张,晚上吃个饭吹个牛呢,真有你们的,卖个猪肉还整个‘贵人食品文化节’,现在整个厕所也***要搞一个文化节,文化怎么就那么贱啊?!”安铁一时没适应过来,没来由地有些光火,对着秦枫的电话开始毫无目的地发了一通牢骚。 “我发现你牢骚越来越多了,卖猪肉做文化节怎么了?猪肉是中国广大人民最爱吃的食品,你不爱吃猪肉?我没跟你说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你还别瞧不起王贵,蛇有蛇道鳖有鳖道,王贵能把企业做这么大,肯定有他的长处,有些地方你还真得跟他学学!我觉得王贵挺牛逼的。”秦枫明显很不高兴,跟安铁针锋相对地说,就连说话语气都跟安铁有些接近了,连牛逼这个安铁经常说的词都出来了。 安铁被秦枫这一顿抢白,被秦枫气得笑了起来,道:“操,你现在说话厉害啊,连牛逼都出来了,行,你就跟牛逼的王贵多学点东西吧,我用不着,行了,我6点准时过去,滨城大酒店三楼多功能厅,上次你请客的地方呗。” 秦枫也笑了起来道:“懒得理你,说话阴阳怪气的,我是被你气的粗话才出来了,否则像我这么个淑女怎么会像你这个粗人一样说粗话啊,对了,你和大强、赵燕一起来吧,王贵应该也邀请他们了。” “是吗?好吧。”安铁有点惊讶,大强也没说啊,随即又觉得没什么说的,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安铁问大强和赵燕:“晚上王贵搞的活动也邀请你们了吧?” “是啊,刚才一直谈活动的事情给忘了,就是个新公司开业的活动呗,这种活动每天都有,到处都是,我都懒得去。”大强牛逼乎乎地说。 “这样的小型商务活动是每天都有,不过去看看也好,掌握一些商业信息,说不定公司还能发展一个客户。”赵燕想问题永远从工作出发。 “嘿!嘿!”安铁短促地笑了两声,心想:“他们说得也对,我怎么就对王贵这么大成见?!” 将近6点的时候,安铁、大强和赵燕三个人来到滨城大酒店三楼多功能厅。滨城大酒店是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各种规格的多功能厅很多,许多商家规格档次高的活动都会选在这里举办。上次滨城晨报的义卖活动和秦枫的升台长见面会选的都是这家酒店。王贵这次订的小型多功能厅就在上次义卖活动的大厅旁边,是那种可以开小型会议也可以用餐的那种。 三个人走进多功能厅一看,只见里面摆了十桌,人基本都到齐了,里面人声嗡嗡嗡的,都在互相小声交谈,看起来大家兴致颇高。 安铁想,这里的人应该大部分都是下午参加王贵在滨城商厦那个“贵人美食文化节”的人。 进门刚一会,就见柳如月走了过来,只见柳如月今天穿了一件质料十分考究的白色高领旗袍,雪白修长的大腿从高开叉的旗袍里若隐若现地露了出来,举手投足间有万种风情。安铁扫了一眼大厅,见许多漂亮的服务员都是穿着质量一般的红色旗袍在大厅里来回穿梭,柳如月跟他们一比,就如同万花丛中一只翩翩飞舞的美丽的蝴蝶,夺人耳目。 柳如月走到安铁他们旁边,微笑着说:“你们来啦!”然后就把安铁他们引到最前面靠近主席台边的一桌就坐。 柳如月领着三个人在人群中穿过的时候,许多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安铁正在得意的时候,发现人们的目光都是落在柳如月和赵燕身上,安铁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妈的,满世界都是色狼。” 等安铁他们落座,柳如月就说:“你们喝点茶,我还得去张罗一下,秦姐也在那里忙,晚上还要她主持大局呢。” 安铁说:“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们。”然后,目送柳如月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跟来宾寒暄着,柳如月是王贵公司的行政总监,这样的活动当然应该是柳如月负责。 安铁望主席台的一侧搜寻了一番,发现秦枫正和王贵、柳如月还有几个人正在交头接耳地商量着什么,估计是几个工作人员。 正在安铁心里在为秦枫还没有发现自己而暗自嘀咕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上搭上来一直手,很明显,那是一只柔软温热的女人的手。

安铁转头一看,居然是吴雅。 吴雅身边居然还站着一位身材窈窕,美丽动人的黑人女郎。这个女孩子是那种皮肤非常黑的黑人,安铁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如此黑的黑人女郎会如此美丽,美得有点惊心动魄。这个黑人女郎比那个007里的邦女郎希瑞简直还要漂亮动人得多。 吴雅穿着一件黑色的旗袍,配上她凝脂似的皮肤,整个人散发着梦幻般的光泽。 吴雅优雅地把手搭在安铁的肩膀上,等安铁转头,手就自然地放了下来,彬彬有礼地对安铁道:“Hi,安,Sheisnina.尼娜是我们公司的时装设计师。” 然后吴雅又转头对尼娜说:“HeisAntie.安铁先生。” 安铁赶紧站了起来,说:“你好尼娜!” 尼娜伸出手,灿烂地对安铁笑了一下,用生硬的中文说:“你好!安!”然后尼娜礼貌地对大强和赵燕还有桌子上的其他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安铁心想,这个吴雅怎么到处都能看到她,看来大连这个地方太小了。 就在这时候,柳如月走了过来,大方地对吴雅说:“你好,吴小姐。” 吴雅赶紧拉着柳如月的手说:“哎呀,如月妹妹今天这么漂亮啊,在报纸上看过你了,真人比报纸上更漂亮,别叫我吴小姐了,叫我吴姐吧,我感觉我们姐俩特别投缘……” 柳如月马上乖巧地改口道:“吴姐过奖了,哪有吴姐漂亮啊。” 吴雅笑着说:“如月是真漂亮,我都老啦!我们可以在这里坐下来吗?” 柳如月马上说:“可以,可以。” 安铁一看吴雅和柳如月,一个穿着黑色旗袍,一个穿着白色旗袍,如同一黑一白的两朵怒放的牡丹花,顿时让整个多功能厅的温度升高了好几度。 吴雅和尼娜在安铁一个桌子上坐了下来,位置正好在安铁对面。然后吴雅对柳如月说:“知道你今天晚上忙,你去忙吧,回头我们再好好聊。” 柳如月说:“那吴姐你们慢慢聊,你和安主编认识就好办了,我就不用介绍了。”说完柳如月就离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到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时不时转头往安铁的这个桌子上看。 安铁想,今天晚上几乎是美女大集合,可惜白飞飞和瞳瞳不在,要是在的话,那今天晚上真可谓是群芳斗艳,美妙无比。又一想,幸亏她们两没来,今天美女够多了,已经够让王贵长面子了。 就在安铁和吴雅、大强几个人互相寒暄闲聊的当口,秦枫走了过来,在安铁身边的空位置上坐了下来,轻声巧笑道:“老公,你今天掉到美女堆里了,终于搞定了,别看搞这么个公司的活动,事情也挺多的。”说完,秦枫赶紧像吴雅点了点头:“吴小姐好!” 吴雅也对秦枫点了点头:“秦小姐好!”说着朝安铁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尼娜轻声说了几句英语。安铁没听懂,安铁的英文水平基本只能打打招呼。 秦枫坐下不久,王贵就走了过来,在桌子上问了一圈好之后,最后对安铁说:“谢谢安主编赏光啊,今天真是谢谢秦枫了,这个活动在她的策划下,非常成功。”说完,就在秦枫的旁边坐了下来。 王贵刚坐下来不久,一个长相清秀的大男孩就走了过来,准备在王贵身边坐下。安铁一看,愣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来,这个男孩子就是王贵的弟弟,以前给秦枫写了无数的变态求爱信又在电话亭骚扰秦枫的那个高中生。 男孩子有些羞涩地看了安铁一眼,目光闪烁着不敢与安铁对视。 安铁看了看秦枫,只见秦枫正在忙于和大强、赵燕聊天,对于这个男孩子的到来没有任何不自然的反应。 就在男孩要坐下来的时候,只见王贵脸色一沉,问:“你坐这里干什么?去前面递个话筒,照看一下,一会就要开始了。” 小男孩嗫嚅着说:“都弄好了,没什么事了。” 王贵大声呵斥着说:“让你去你就去,长点眼色,等一会大家都讲完话了,你再找个桌子坐下。” 男孩屁股刚刚接触到椅子,被王贵这一顿申斥,又不太高兴地站了起来,然后看了秦枫一眼。 男孩刚转身,秦枫突然转过头,对王贵说:“王总怎么这么厉害啊?事情都安排好了,在哪个桌子上坐不是一样啊?!” 王贵说:“小孩子不能惯出毛病。” 秦枫笑了笑说:“也不小了嘛,你这样嘛人家会伤了孩子的自尊心的。” 王贵道:“还是你有爱心。”说完,又看了他弟弟一眼骂道:“还不走,站在这里干嘛?!” 男孩感激地看了秦枫一眼,然后很不情愿地走了。 这时候,桌子上的菜基本上上全了,安铁一看,桌子上上来的全是各种各样由猪肉做的菜,有东坡肉、水晶肘子、四川回锅肉、湖南小炒肉、红烧猪头、毛式红烧肉、爆炒猪腰、猪皮冻、腊肉炒萝卜干、广东猪杂汤、凉拌猪耳朵、凉拌猪脸、凉拌猪拱、大蒜肚条、溜肥肠、溜肝尖、蹄筋、韩式烤猪五花肉 、梅菜扣肉 、东坡肘子、猪肉炖粉条子。大大的桌子上层层叠叠地摆满了。 安铁一看,眼睛马上放起光来,这整个就一个猪肉宴啊,安铁最喜欢吃猪肉,估计猪肉是中国人民最喜欢吃的一种食品了,安铁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全的猪肉大宴,闻着猪肉的香味,安铁暗自咽了口口水,恨不得马上拿起筷子就吃,但碍于桌子上那么多美女,没好意思表现得过份。 另外,宴会还有自助餐,西餐中餐都有,主要为了不喜欢吃肉的人准备。 猪肉宴这个创意虽然有点土,但的确不失为一个非常有效和实用的创意。不管土不土,有效和实用的就是好的。至少,安铁现在感觉今天的活动应该是成功的。 想到这里,安铁看了看秦枫,不禁在心里挑起大拇指来,秦枫的脑瓜一向不错,这一点,安铁从来都是欣赏的,亏得她居然能想出“贵人美食文化节”尤其是猪肉宴这样的主意来。 六点整。餐桌上交头接耳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时,只见暮雨袅袅婷婷地走上主席台,说道:“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谢谢大家光临‘贵人美食文化节’招待晚宴,这次贵人美食文化节由滨城富贵食品有限公司、滨城商厦、滨城电台联合主办,我是滨城电台“秦枫夜话”主持人暮雨。下面请滨城富贵食品有限公司的王总给大家讲几句话。” 暮雨在台上清新秀丽、落落大方地主持着,让安铁有一种江山易主,斗转星移的感慨,当年著名的秦枫现在已经退居幕后,新人已经站到了舞台的中央。暮雨话音刚落,周围立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王贵在掌声中施施然走上台,微笑着频频挥手环视着场内,等大家掌声平息,王贵才说:“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晚上好!今天是本公司的子公司富贵熟食制品有限公司正式开业的日子,今天,我们和滨城电台、滨城商厦联合策划推出了‘贵人美食文化节’,以庆祝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我们富贵食品公司生产的生肉已经占领了滨城生肉市场相当大的份额,今天!我们公司的熟肉食品正式进驻滨城市场!”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王贵向大家点头致意。 等大家掌声停下来,王贵接着说:“本公司熟肉食品在市场上市,标志着本公司在肉食食品开发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同时,我要想大家宣布一个消息,那就是本公司的‘贵人’牌火腿香肠在几个月后也将登录市场,敬请大家期待。谢谢大家。” 王贵在众人的掌声中得意洋洋地下了台,王贵来到安铁的这个桌子上,跟秦枫和安铁打了个招呼就到另外一桌去了,安铁转头看了看,那个桌子上肥胖的秃头比较多,估计是一些政府主管单位领导和企业老总比较多。 接下来,暮雨又在台上说:“下面,有请本次活动主办单位滨城电台秦枫台长上台讲话。同时,秦枫秦台长也是大连知名节目‘秦枫夜话’的创始人,著名主持人!有请!” 秦枫倒了一杯酒拿在手中,在众人的掌声里上台,然后颇有风度地向大家问好:“大家好,我是秦枫,很高兴认识大家,今天晚上的猪肉宴会很有特色,汇集了全国各地许多有特色的猪肉做的美味菜肴,不爱吃肉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旁边有自助餐,今晚,我借王贵王总的光,借花献佛,大家吃好喝好,呵呵,现在,让我们大家共同举杯,祝富贵食品公司越办越好,富贵多多,赚钱多多,前景无限。另外,我说句题外话,暮雨是‘秦枫夜话’的新面孔,但确实一个优秀的主持人,请大家支持她,关注她,同时,希望企业界和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我们台,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多多合作。” 秦枫说完,暮雨在一旁用无限崇拜的目光,感激地看着秦枫。 在秦枫的提议下,大家纷纷举杯,顿时大厅内碰杯的声音,说话的声音此起彼伏,晚会正式开始。秦枫驾轻就熟、轻松自如地挑起大家吃饭的兴趣,自然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秦枫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 在大家的吃喝声里,暮雨又在台上道:“现在,有请富贵食品有限公司的行政总监柳如月小姐上台给我们讲两句话,这里透露一下,柳如月小姐是富贵公司的美女,同时也是我们大连的美女,她这次还参加了‘时尚大连’形象小姐大赛,在大连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让我们欢迎美女上台。” 暮雨话音刚落,台下一阵骚动,人群里发出了会心的笑声。 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柳如月风情万种地来到台上,笑着说:“刚才暮雨小姐是开玩笑,今天是我们公司的大喜日子,我们公司在王总的领导下,在各界领导和同仁们的支持下,每年都有长足的发展与进步,这次从生肉市场到熟肉市场,就是我们公司关键的一次飞跃,同时,‘贵人’牌火腿香肠也将在几个月后上市,这标志着富贵公司即将从一个生肉食品粗放式生产经营企业向着肉食制品深加工的精细化生产经营企业转变,同时,我在这里祝福我们公司发展越来越好,祝王总身体健康,带领富贵公司全体员工再创新的辉煌。下面有请我们的主管领导讲话。” 柳如月说完,向王贵坐的桌子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然后又朝安铁坐的桌子看了一眼,就走下台向王贵走了过去。王贵连忙带头站起来鼓掌,大厅里又是一阵掌声。 在一阵热热闹闹的讲话之后,然后陆续又有几位主管单位领导上台讲话,自从柳如月下台之后,人们的目光终于被面前的美味佳肴牢牢地吸引在桌子上,台上的人讲了些什么已经没有人关注了。 这时候,安铁早已经按奈不住桌子上那么多各种各样的肉食的诱惑,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吃了半天,安铁一抬头,安铁发现这个桌子上除了他和大强,以及另外两个男人吃得津津有味之外,其他女士都吃得不多。吴雅和尼娜挑拣了一些自助餐一边小口吃着,一边自顾自在那里不知道用英语说些什么。 秦枫刚坐下来没多久,就主动站起来去王贵那桌敬酒,好半天才回来。 秦枫回来不就,就有人陆续开始到安铁他们坐的桌子上敬酒,听他们自我介绍都是一些局长处长什么的。大多数是来回敬秦枫的,捎带把安铁他们一起敬了。 这些人敬完秦枫之后,就发现吴雅、尼娜、赵燕一个个全是美女,被她们的神秘与华贵吸引,好几个人开始找空挡找借口留在这桌子上不走了。搞的安铁和大强,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很不舒服。 后来,安铁也吃得很饱了,就干脆站起来,到放自助餐的桌子上挑了一些清淡的凉菜和饮料,找了一个人很少的桌子就坐了下来。 刚坐下没多久,吴雅居然也拿了个盘子在安铁身边坐了下来,吴雅妩媚地笑道:“怎么跑到这个桌子上来了呀,刚才你旁边是你女朋友吧,很漂亮,很能干啊?” 安铁也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是嘛?你不是更能干嘛,有段时间没看见你了,最近我感觉你活动范围越来越广泛了,到处都能看到你,厉害。” 吴雅笑靥如花地说道:“是吗?我喜欢热闹,倒是你呀,怎么总也不跟我联系啊,怕我们把你吃了啊?” 安铁说:“不是,不是,最近的确是忙。” 吴雅笑着站起来说:“算了,你们男人说话都没个准,不打扰你了,一会被你女朋友看到了,估计你晚上回去没好日子过,我走了。”吴雅说着起身离开安铁现在坐的桌子。 吴雅刚走,秦枫就走了过来,笑嘻嘻地道:“哎呀,怎么到这个桌子上吃了,躲到哪里都有美女追过来哈。”

本文由新2手机登录地址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67章 猪肉宴会上的美女们 养个女儿做老婆(黄